CHASE

感谢关注-这里白守多指教
王者 D5 原创
老年人了
推佣杰/凯约/白熊
住宿生周更

【福N】港湾


wenzidada:

插了旗帜要写同人文,现在是时候来兑现承诺了。最近忙到爆炸,而且心态也比较爆炸,所以写了一个小短篇。也许等20号真结局出来了会再写别的吧?


私心打了 福N tag,但是这里的感情可能只是一种朦胧的好感,好没有上升到“爱”的层次。


本文大概就是写了一下N的心理活动。可能有剧透?




 


       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N自己也不知道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一开始,他只是受恩人之托,重新调查三年前一场车祸的真相。比起受人之托,他更倾向于承认是自愿。


离开雇佣军团,处理完父亲的事情,他终于回到了多年未见的家中,可以躺在柔软的床上,像外面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,毫无顾虑的,安心的进入梦乡。这是他在外流浪时奢求的美梦。就像漂泊的游子一样,期待着回家的那一刻。而现如今,梦想成真。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,一切都是这么的不真实。


然而他却发现,自己办不到。


长期的野外生活,让他对会下陷的床垫极为不适。躺在上面的感觉,总让他想起被沼泽地支配的恐惧;他不敢动身,不安感会把他从朦胧中拉回清醒,然后他在强迫自己沉睡,却又被床榻的轻微晃动而惊醒。最后他只得无奈的睡在地板上。


但这并不是终点。他终于意识到已经被训练出野性的人无法在钢铁森林中生存。窗外的汽笛声,醉汉的叫骂声,甚至是一闪而过的车灯,都会让他肾上腺激素升高。的确,在任务中,一点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人失去性命,而这在繁华的都市中,这些声音已经成为了深夜的一部分。


他身在家中,却感受不到安宁。他的血液中有一种不知名的躁动,让他坐立不安。


也许,他命中需要这个,刺激和惊心动魄;也许他只是,还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港湾。


他不愿意去想象后者,于是选择了前者。他开始帮助别人完成那些看似不可能的委托,在繁华都市的黑暗角落释放着自己心中的无名火。在酒吧后门把一个贩毒的小混混打成重伤后,他竟然睡了一个为数不多的安稳觉。


在这其中,他也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发展了一些线人。其中不乏对他表达有深一步交流意愿的。但他都拒绝了。


也许他就是一个喜欢独自一人,靠着享受刺激带来的快感才能活下去的怪咖。


老秦来找他的时候,他几乎是内心狂喜的接下了任务。也因此认识了新的“朋友”,那个奇怪的家伙。


一开始,一切都很正常。就像大部分自己曾经结交的伙伴,他们两个一个提供情报,一个帮助分析,然后得到结果。那个家伙,很有想法,有着很高的警惕心和敏锐的眼光。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是很不错的合作对象。甚至,那个家伙的存在让他的任务变得轻松了起来。当然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,不然那家伙一定会得意忘形起来。


在两人刚刚建立合作关系的时候,那个家伙问了他兴趣爱好。这也许是现在都市人拉近与人之间关系的方法吧。他觉得无趣,不予理会。对他感兴趣的人并不少,但他总是想保持着仅仅是合作的关系,而那些人看到他的回应之后,也会很有自知之明的收回自己的好奇心,停止靠近的步伐。保持着简单的工作关系。


但那个家伙却不走寻常路。被他称赞过的独特眼光关注了比案件本身更多的东西。本是无关紧要的内容,却被那个家伙拿出来刨根问底的追问,仿佛是发现了打开新世界的钥匙一般。


这么想了解他么?但他本身就是一个无趣的人,甚至不会所谓“正常人”的交往方式,不知道怎么虚与委蛇,怎么转移话题,亦或是怎么继续话题。只有那些不能见人的历史和无足挂齿的经历要陪着他入土。


他没有刻意隐藏这样的自己,那个家伙也很轻易的察觉了。然而比起疏远,那个家伙倒是有模有样的开始教他如何像“正常人”一样的说话,一次又一次的找他闲聊,甚至在他刻意修改言辞之后表达兴奋和赞许。他隐隐觉得对方过界了,也觉得努力改变着迎合那个家伙的自己很危险。但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——那个家伙总是会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逆鳞,开着适度的玩笑,谨小慎微的去了解他。这让他感觉到舒服,就像是羽毛轻轻在手心拂过的舒痒感。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,他暗许了这种“充满人情味”的交流。


然后那个不知足的家伙就开始变本加厉,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对他的关注度。原先看到更新的任务报告就瞬间结束对话的的家伙,渐渐开始放下对报告的好奇心,转而关心起他的安危。明明他已经解释过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前雇佣兵,这种级别的敌人只是小事一碟,在那个家伙的耳中,仿佛没有一点的意义。


他想起一个词:关心则乱。也许是真的对他十分在意,才会有那种不理智的想法吧?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帮那个家伙解释,警铃声在他脑海中大作。可他却来不及处理这些警报,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的处理:他发誓要保护的人接连死去。


年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逝,这让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战友。心底的那不知名的躁动快要溢出喉咙。他觉得自己要爆发了。


可是鬼使神差的,他把自己的不安和冲动告诉了那个家伙。平时总是不正经的侦探,这次却意外认真的安慰他,唤醒他心底的理智,劝阻他的冲动。在发现他不会动摇后,竟然帮他规划了行动。他感觉自己无比的清醒,因为头脑发热而涌起的念头,竟然最后也演变成了计划缜密的行动。


长年的军队经验让他可以保持冷静,但他不想否认,那个家伙也功不可没。他想起他们曾经聊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技巧,对方才是个中翘楚吧。


能认识这样的搭档,真是他无趣人生中为数不多的亮点呢。好想能跟那家伙多说两句,他生平,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
他努力的用自己拙略的词藻回应着那家伙的关心,尽管得到的更多的是调侃;他期待着那家伙的来信,就算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扯皮,他也会尽力聊上两句,学着对方的语气,说一两句俏皮话。这种感觉好到让他快要飞上云端,让他感觉自己好像也是一个有血有肉,有心有泪的“正常人”,让他差点就忘了,案子,很快就要结束了。


有一段这样有始有终的回忆,他是满足的。毕竟,作为一个总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,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奢求。躺在卡车的副驾驶中,他回味着他们的点点滴滴。仅仅是通过软件认识,他居然会投注这么多的感情。这让他始料未及。所以,在他疲惫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,感受到手机的震动,他还是强打起精神按下了回复键。


在意识到可能还能跟那个家伙一起合作下去的时候,一阵狂喜淹没了他,而心中曾经的躁动,却荡然无存。


在手机上打下简短的“好的”,他勾起嘴角,再次陷入沉睡。


他可能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港湾。


END

评论

热度(223)

  1. CHASEwenzidad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