惆怅客

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
这里白守 多更原创
住宿生周更

【N何/N福N】南方一无所有

哇!

何路归途:

大概是N何+福N单箭头,随心乱搞。
剧情瞎走,注意避雷。
流言第一人称。
接主线结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1】


    从八百川回去之后,林茜费尽周折联系上何筱磊的母亲处理后事。


    何筱磊的简易灵棚倒塌之后又经历了大火,什么也没能留下来。加上牵涉出一些不光彩的事情,他母亲哭了一场,连遗体也没能收回去,只是匆匆办了葬礼,把装着他衣物的骨灰盒连着这段荒唐的故事一起埋了下去。


    这个生而优越的青年,到最后是以这样简陋的方式匆匆告别。


    这是我所知道的故事的结尾。


    
     所有的后事南方都没有参与,尽管他确实有资格去何筱磊墓前放下一束花。


    他只是特意去了一趟火后的灵棚,盛了一抨掺着灰烬的泥土带回去。埋在花盆里,种上了从灵棚附近的林子里采来的野花。


    南方说他一直喜欢养花,并不为了养的长久,只是图一个由生到死的过程。


    他从来不去特意查询花的品种和养法,浇水施肥都是随心,再奄奄一息的花都靠浇水来抢救,养不养得活都看缘分,养死了就再换一盆。


    这盆随意采来的野花,反而是活的最久的一盆。也许是野花本来就更加强韧,也许是火后的泥土里养分更盛。也许是这盆花作为某些回忆的承载得到了更多的照顾。


    我知道南方不会允许自己接受过多的含义,养盆花对于他,不过就是执行任务之前拜托队友的一句话而已。


     好像出发之前说一句“帮我照顾好我的什么东西”,就真的会有什么在等他回来一样。


    以前没有,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有。


【2】


    其实是有的。只是我作为一个局外人,甚至和他在不同的时空,说出来的“等你回来”总是很没有力度。


    我从来不知道何筱磊对于南方究竟意味着什么,也许是一段尚未来得及发生的故事,也许只是一时的愧疚。


    只是无论如何,这段故事都不会有结局了。


    而我从始至终只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,以为自己不会有角色。


    谁知道语言和文字也能带来心动。会在看到他以身犯险时为他紧张,看到他说“食指和拇指错开”时心跳加速。


    并且在看到他说幸会时少有的心慌。


    幸会。
    以及,不管你是谁,我想见见你,和你的花。


    我接纳你的过去,想走进你的南方。


【3】


    去见他的想法疯狂生长,我却无法立刻动身去找他。我很清楚,我和他虽然在同一个空间位置里 ,时间上却是不同步的。


    头像后面的小沙漏成了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距离。我不知道我和他相距多久,不知道是谁走在前面。也许这个软件,是我和他唯一的沟通渠道。


    这样的关系太危险了。但是我想试一试。


    我问他,你想不想有一个帮你照顾花的人。


    他那边停顿了很久,最后说了句好。我不满意这其中的敷衍,追问他,我要去哪里找你。


     他说,去南方吧。


    这是南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。


    这样的关系真的太危险了,切断联系也太容易,只需要一方决绝的意愿。而雇佣兵从来都是决绝的。
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对他一无所知。


    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南方指的是哪里,只记得他说,南方什么也没有。
    怎么会呢。南方有湿润的空气和繁杂的野花,有穿山越水一身凌冽的你。
    而我什么也没有。


    我没有南方。

评论

热度(53)

  1. 水瓶小灰兔0惆怅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惆怅客何路归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!